中國文化報道在線咨詢:

    有事點這里        有事點這里

高級搜索
當前位置:中國文化報道>>生命的眷顧緣自人性的光芒 ——讀彭程散文選《第七只眼睛》

生命的眷顧緣自人性的光芒 ——讀彭程散文選《第七只眼睛》

2018-05-08 16:05:07 來源:中國藝術報 作者: 【 】 瀏覽:200次 評論:0
  戊戌春分日,收到作家彭程先生貺賜的散文新著《第七只眼睛》 ,塞外苦寒蕭索,書林又添新葉,確乎為吾輩書生人到中年寂寂光陰中的一大快事。我與彭程雖迄今緣慳一面,但我早已視其為自己的前輩老友(此前,我已收讀他贈我的四本散文集) ,因而,在我的心里,這本于跳躍春光中飛臨案頭的小書,并非“來自陌生人的美意” ,而是裹挾著“風雨故人來”的慰藉與溫暖。
 
  彭程先生的這本新著,是一本散文自選本,內中篇什大多取于他的《急管繁弦》與《在母語的屋檐下》兩書。雖為選本,但在一位思想日漸豐贍樸茂、寫作技藝純熟精湛的作家作品中,我們總是能夠每讀即生新意,總是能夠每讀即獲心得。在我看來,重讀一位作家的作品,必須要于文章的細微之處著眼,必須要于字句的“留白之處”探察作品甚至作家生命深處的源頭,必須要于作家的寫作背景中引發個體生命之間的呼應與回答,使自己漸抵“讀書得間”的貫通境界。此種情形,一如作家揚之水女史在其《定名與相知》一文中說的那樣:“面對器物,也可以像讀詩那樣,看它的造型、紋樣、設計構思的來源,找回它在當日生活中的名稱,復原它在歷史場景中的樣態,在名與物的對應或不對應中抉發演變線索的關鍵。 ”那么,作為一名穎異的閱讀者,面對一部文學作品,也理應于深讀中解析作家創作的最初秘密與隱衷,理應于這“秘密與隱衷”里發現其對一己所感知世界的最初辨認與書寫“命名” ,這,才是進行真正深層次閱讀的最終目標與最大快樂。如果說我在此前閱讀彭程的作品時,讀出了他的嫻熟技藝,讀出了他的豐沛情感,讀出了他的明月襟抱,讀出了他的通透哲思,甚至讀出了他的冰雪精神,那么,這次在數個晨昏的披覽中,我則讀出了他“靜水深流”的如淵在懷,讀出了他“悲天憫人”的靈魂敞開,讀出了他追尋自由與文明的寄意矚望,更讀出了他以文字點燃并安放夢想的“生命訴求” ……如,他在《娩》一文中寫道:“我泅渡在語言之流中,苦于沒有舟楫。好不容易游到了岸邊,感覺到血氣幾乎耗盡了。 ”他在《快樂墓地》中說:“原來死亡并不總是幽暗、凄清、孤寂,它也可以透射出這樣的色調:溫暖、慵懶、安詳。 ”他在《王子與玫瑰》中如此傾訴:“只有愛著,人才像一個人,愛將人提升了。再平凡的行為,只要它是來自愛的策動,便都是和神的約定。 ”這樣的文字,既有對創作生涯清絕低徊的深度體驗,亦有對人生終極問題的思索與質詢,更有對生命之所以崇高的仰視與尊重。這樣的文字,看似信筆拈來,卻必出于打磨日久的機杼;讀來淺白無礙,卻總讓人品咀之后一再回甘。
 
  毋庸置疑,當代世界文化多元的表象,展現于我們眼底的,庶幾為散點式和碎片化的樣貌。如何在這紛紛揚揚的“碎片”之中敏銳而有效地聚集并打撈那些“有用的符號” ,如何從這些“有用的符號”中開掘出深意與新知,并能將其揉為思想與藝術兼美的文學作品,是考量一個作家才華與智識的重要覘標。這讓我想起博爾赫斯在那本小冊子《阿萊夫》里所闡發的意象:一面砸碎的鏡子,它所有碎片拼合起來的時空,會使整個鏡面反映的時空倍增和擴散。那么,在作家彭程先生飽含清澈的眼中與灌注心血的筆下,他對古老文化傳統的體認辨析,他對現代繁復生活面相的剝絲抽繭,皆若萬川奔于一月,盡在光影的倒錯與清朗之中,也盡在風云的激蕩與流變之內。在他的文章里,我們會欣悅地感到,無論是袖手清談“大事不著急”與“閱讀的季節” ,還是冷眼俯瞰“漂泊的屋頂”與“身邊的人們” ;無論是用心魂觸摸“大地的泉眼”和“滾燙的石頭” ,還是在“母語的屋檐下”記錄“返鄉”的歡悅失落與“周圍”新夢舊夢的疊加,他都能夠“從心所欲”而不逾矩,都能夠“收放有度”而卓犖不群,都能夠“只眼獨具”而有自己的沉潛清思,有自己的靈魂燭照,有自己的精微洞見。如,他在《物證》中寫道:“生命原來在于細節的連綴,舊物單個地看是零碎的,但吉光片羽,彌足珍貴,許多這樣的碎片的排列,不經意間就勾勒了生命的大致輪廓。 ”又如,他在《尺度》中闡述:“對萬物的愛和憐憫、創造的熱忱、超拔的追求……讓我們選擇這樣的尺度吧,即使無關民生社稷的宏大敘事,即使僅僅為了自己的尊嚴。 ”彭程先生這樣清潔的文字,這樣直抒胸臆的表述,總能讓我讀來心神為之一動,精神為之一凜,血脈為之激越而駘蕩。
 
  我所敬重與熱愛的法國作家加繆曾在他的創作手記中寫道:“最重要的是葆有人性與單純。 ”是啊,所有關乎心靈的創作,所有關乎精神的追尋,所有關乎生命的眷顧,都必來自于美好而單純的人性的底色與光芒。彭程先生的散文創作,正是沿著這樣一條以大愛為背景、以真誠為基石、以遼闊為指向的寬廣之路前行著。他以文字的焰火安放著旅途與命運的夢想,也必會在自己勤勞的跋涉與耕耘中,擁抱并收獲著愉悅、高邁與朗闊的生命歷程。
 
  戊戌谷雨來臨前夕,深夜寫畢于塞外采藍居,窗外小城的燈火似乎也有了暮春的潤澤。
(責任編輯:admin)
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